• 「牡丹亭之夢」隨想 明道大學中文系 副教授陳廣芬

 

「牡丹亭之夢」隨想 明道大學中文系 陳廣芬 (2007-2009高雄城市芭蕾舞團《牡丹亭》文學顧問 陳廣芬博士) 在台灣藝術表演史上,高雄城市芭蕾舞團首次結合西方芭蕾舞蹈與中國傳統戲曲的跨文化表演型式,於2007年推出的《牡丹亭》舞劇巡演,果然受到舞台表演及劇場藝術專家們的讚賞和重視,也感動了許許多多的朋友,身為舞團的朋友之一,分外期待今年2009年的巡演,能有更多的朋友們一同來思索這齣芭蕾舞劇的進步價值。 《牡丹亭》已流傳四百餘年了,杜麗娘這個「天下第一有情人」的藝術形象,不但給了傳統社會的男女青年以極大的精神慰藉,即使在今天也依然感人至深。特別是杜麗娘為情所致,還魂復生一節,感動了多少癡男怨女。湯顯祖筆下的杜麗娘就是「情之至」的化身,也是他藝術想像所能推展的極致。杜麗娘的「至情」,演繹了《牡丹亭》超越生死的愛情神話,她的愛情之旅其實也可以說是一段靈魂的探險之旅。從驚夢、尋夢、寫真、情傷、拾畫、叫畫到回生等等的情節,雖是虛幻不實的,但卻是她至愛真情的極致的表現。正是這個可以超越時空、動人心魄的「至情」,才使《牡丹亭》不因四百年的時光流逝而褪色,反而歷久彌新。 不過,《牡丹亭》的杜麗娘,是活在一個封建道學對於女性殘酷禁錮的時代,從湯顯祖的感受來看,那正是一個禮教吃人的苦悶年代,因此才激發臨川老人寫出這一部喚醒人們重視正常生命本能的尊嚴的藝術作品。然而,生活於科學昌明,知識發達,個人價值張揚的現代的我們,早已不再有杜麗娘身受禮教禁錮的那種束縛與苦悶了,但我們受杜麗娘的感動,絕不會比四百多年前湯顯祖的讀者少到哪兒去!我想,這是因為人類追求幸福和圓滿的夢想,不曾因時代改變而有絲毫減少的緣故吧! 相信今天仍然有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朋友以您各自的專業角度觀看和欣賞這齣舞劇,也有許多朋友是單純的來和台上的舞蹈老師們一同體驗「牡丹亭之夢」的浪漫華美,但我更樂意各位朋友們並不只有看一場表演,並不只是停留在杜麗娘的故事當中。在高雄城市芭蕾舞團2007年《牡丹亭》舞劇的節目手冊導言上,我向所有前來欣賞這齣芭蕾舞劇的朋友們提供了一個對《牡丹亭》故事的觀賞理念:我們觀看杜麗娘從她的「牡丹亭之夢」中驚醒過來,看她為最真的「至情」生死以之,終而證明了她獨立的個性和自由的靈魂的可貴,在感動之餘,或許我們可以藉由這個由硬鞋踏出來的絢爛繽紛的舞台,獲得少許啟示──就如同《牡丹亭》的寓意一樣,其實人人都可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牡丹亭之夢」,但杜麗娘的「驚夢」一覺,她醒過來了,而且聽到了自己生命的深深呼喚,她認識到真實的自己,並且她用全心全意的力量去實踐了她的真實情感,縱然是死亡和漫長等待的磨難,也不能改變她的決心! 我想分享的觀點就是,人皆有夢,然而能夠從夢中覺醒、找回真實自我的人,才能真正得到一個幸福而圓滿的生命。古印度釋迦族的太子悉逹多開悟證道成為佛陀時曾說,他已從長久的迷夢中醒來,是一名真實的覺悟者。若能似這般迷夢一覺,那麼《牡丹亭》的杜麗娘對我們而言,可能將不再只是一個劇本裡感人至深的「至情」女子而已,而是成為點燃我們內在找到圓滿自我人生的明燈火苗。「牡丹亭之夢」隨想 明道大學中文系 陳廣芬 (2007-2009高雄城市芭蕾舞團《牡丹亭》文學顧問 陳廣芬博士) 在台灣藝術表演史上,高雄城市芭蕾舞團首次結合西方芭蕾舞蹈與中國傳統戲曲的跨文化表演型式,於2007年推出的《牡丹亭》舞劇巡演,果然受到舞台表演及劇場藝術專家們的讚賞和重視,也感動了許許多多的朋友,身為舞團的朋友之一,分外期待今年2009年的巡演,能有更多的朋友們一同來思索這齣芭蕾舞劇的進步價值。 《牡丹亭》已流傳四百餘年了,杜麗娘這個「天下第一有情人」的藝術形象,不但給了傳統社會的男女青年以極大的精神慰藉,即使在今天也依然感人至深。特別是杜麗娘為情所致,還魂復生一節,感動了多少癡男怨女。湯顯祖筆下的杜麗娘就是「情之至」的化身,也是他藝術想像所能推展的極致。杜麗娘的「至情」,演繹了《牡丹亭》超越生死的愛情神話,她的愛情之旅其實也可以說是一段靈魂的探險之旅。從驚夢、尋夢、寫真、情傷、拾畫、叫畫到回生等等的情節,雖是虛幻不實的,但卻是她至愛真情的極致的表現。正是這個可以超越時空、動人心魄的「至情」,才使《牡丹亭》不因四百年的時光流逝而褪色,反而歷久彌新。 不過,《牡丹亭》的杜麗娘,是活在一個封建道學對於女性殘酷禁錮的時代,從湯顯祖的感受來看,那正是一個禮教吃人的苦悶年代,因此才激發臨川老人寫出這一部喚醒人們重視正常生命本能的尊嚴的藝術作品。然而,生活於科學昌明,知識發達,個人價值張揚的現代的我們,早已不再有杜麗娘身受禮教禁錮的那種束縛與苦悶了,但我們受杜麗娘的感動,絕不會比四百多年前湯顯祖的讀者少到哪兒去!我想,這是因為人類追求幸福和圓滿的夢想,不曾因時代改變而有絲毫減少的緣故吧! 相信今天仍然有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朋友以您各自的專業角度觀看和欣賞這齣舞劇,也有許多朋友是單純的來和台上的舞蹈老師們一同體驗「牡丹亭之夢」的浪漫華美,但我更樂意各位朋友們並不只有看一場表演,並不只是停留在杜麗娘的故事當中。在高雄城市芭蕾舞團2007年《牡丹亭》舞劇的節目手冊導言上,我向所有前來欣賞這齣芭蕾舞劇的朋友們提供了一個對《牡丹亭》故事的觀賞理念:我們觀看杜麗娘從她的「牡丹亭之夢」中驚醒過來,看她為最真的「至情」生死以之,終而證明了她獨立的個性和自由的靈魂的可貴,在感動之餘,或許我們可以藉由這個由硬鞋踏出來的絢爛繽紛的舞台,獲得少許啟示──就如同《牡丹亭》的寓意一樣,其實人人都可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牡丹亭之夢」,但杜麗娘的「驚夢」一覺,她醒過來了,而且聽到了自己生命的深深呼喚,她認識到真實的自己,並且她用全心全意的力量去實踐了她的真實情感,縱然是死亡和漫長等待的磨難,也不能改變她的決心! 我想分享的觀點就是,人皆有夢,然而能夠從夢中覺醒、找回真實自我的人,才能真正得到一個幸福而圓滿的生命。古印度釋迦族的太子悉逹多開悟證道成為佛陀時曾說,他已從長久的迷夢中醒來,是一名真實的覺悟者。若能似這般迷夢一覺,那麼《牡丹亭》的杜麗娘對我們而言,可能將不再只是一個劇本裡感人至深的「至情」女子而已,而是成為點燃我們內在找到圓滿自我人生的明燈火苗。


有任何相關活動問題

歡迎朋友們來電詢問